下五子棋的技巧视频|五子棋跳棋木质免邮

2019年中華鱘放流|國際組織大咖點贊國寶回家

  本網訊  一年一度的中華鱘放流活動如期而至。4月13日,700尾子二代中華鱘在宜昌放歸長江。記者采訪了相關國際組織的官員。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處項目主任馬超德博士

    河流生態系統健康事關民族可持續發展

  聯合國開發計劃署駐華代表處項目主任馬超德博士曾連續多年在宜昌現場參加中華鱘放流活動。“水生生物是河流生態系統健康重要指標體系之一,在健康的河流生態系統中,水生生物應該是多樣性非常豐富、種群數量非常合理的。” 馬超德認為,中華鱘放流活動組織有序、社會各界高度重視、公眾廣泛參與,還引起了中小學生的興趣,對加強人們保護水生生物和保護長江的意識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也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重要支撐。深度融入長江經濟帶并在共抓長江大保護中發揮骨干主力作用,是黨中央、國務院賦予三峽集團的新使命新任務。三峽集團正大力培育生態環境保護相關產業,積極推進九江、岳陽、蕪湖、宜昌四個試點城市先行先試工作,并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河流健康與否關系到民族長遠的可持續發展,保護河流生態系統至關重要。長江是世界第三長河、中國第一長河,存在的問題是非常復雜多樣的。” 馬超德認為,三峽集團作為中國知名企業,也是世界知名水電品牌,應該更好地發揮在生態文明建設中的作用,比如設立生態環境公益基金,與相關國內外機構合作,彰顯中央企業應有的社會責任與擔當。

  他建議三峽集團緊密圍繞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加強人員綜合能力建設,以應對新的國際形勢及國內生態文明建設和綠色經濟發展的需求。同時加強品牌宣傳,用真實的人物與故事讓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地域的人了解企業的理念、戰略和所做的工作,更好地融入當地,這些動人的故事應該“讓老奶奶都能聽得懂、看得見”,從而帶動全社會付諸行動。此外,還應充分發揮三峽集團的國際社會責任和品牌引領作用,把中國的生態保護理念推廣到相關合作國家,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他也期待三峽集團能夠以更開闊的視野、從全球合作的角度,更加全面綜合地看待企業責任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之間的聯系,為目標的實現貢獻力量。

  (黃先懿)

  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長江項目經理程琳

  中華鱘是長江生態的風向標

  “中華鱘生長過程緩慢,對環境壓力極其敏感,因此其存滅是判斷長江生態健康與否的風向標。”世界自然基金會(WWF)長江項目經理程琳說,在她看來,保護中華鱘離不開對其特定生境的保護、對河流連通性的關注、對河流水文條件的恢復,因此圍繞中華鱘開展的生物保護工作,對長江整體保護與恢復具有極其重要代表意義。

  作為以“管理三峽、保護長江”為使命的中央企業,三峽集團始終以長江生態文明建設為己任,長期支持開展中華鱘的相關科研與保護工作,取得了中華鱘人工繁育技術的一系列重大突破。自1984年以來,三峽集團中華鱘研究所持續開展中華鱘放流活動,并連續多年獲得全人工繁殖的成功。30多年來,中華鱘研究所已累計向長江放流多種規格的中華鱘500多萬尾,有效補充了自然環境中的中華鱘物種資源。如今,中華鱘保護已經成為長江生態保護的一張名片,是加快長江生態文明建設的生動實踐。

  “三峽集團圍繞中華鱘進行人工繁殖、放流與科學研究,是水電工程建設與維護生態平衡有機結合的范例,但水利開發后的生態修復工作是系統工程,需要更多的、基于科學的投入與實踐。”程琳說,她建議未來三峽集團可以圍繞基于更多生態目標的環境流需求,進一步探索生態調度的類型,比如針對中華鱘的繁殖和針對中下游濕地修復的目標等工作,不斷完善長江流域生態修復工作。

  改善流域生態,重塑中華鱘繁殖的適宜生存環境,除了企業發力,也離不開公眾的重視和參與。據程琳介紹,近年來,WWF組織了多場圍繞長江生態環境和物種保護的講座等互動活動,并與三峽集團共同組織了“護航中華鱘”沿江大型志愿者活動等,科普中華鱘知識,提高公眾保護意識。“未來,我們希望能和三峽集團中華鱘研究開展進一步合作,將宜昌中華鱘基地的現場視頻連線到武漢解放公園濕地科普館,讓更多人有機會了解中華鱘。”程琳說。

  (喻清卿)

 

  大自然保護協會(TNC)健康河流項目經理汪盧弘

  如何醫治“長江之病”,河流“醫生”告訴你

  長江病了,而且還病得不輕。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武漢主持召開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時運用中醫術語,闡述如何治好“長江之病”。保護中華鱘是否與醫治“長江之病”有關系?時隔一年,恰逢2019年長江三峽中華鱘放流活動之時,記者采訪了一位“專科醫生”——大自然保護協會(TNC)健康河流項目經理汪盧弘。

  長江大保護是一項全民參與行動

  “中華鱘是長江的旗艦物種,同時也是長江生態健康的指示物種。由于特殊的生活習性(每次洄游距離超上千公里),其種群的變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生活區域的生態健康情況。”汪盧弘說。

  汪盧弘認為,中華鱘種群的健康程度與棲息地、洄游通道的生態環境質量息息相關。保護中華鱘的意義更在于通過對這一物種的保護來推動長江中下游地區,甚至近海魚類棲息地生態環境質量的提升。

  大壩建設和運營期間對河流生態環境造成的改變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河流連通性、水文過程、以及魚類棲息地分布。而這些改變都會對河流水生生物種群分布和健康狀況產生影響,因此國際上修建大壩的企業都會盡可能地降低影響并采取生態補償措施保護受影響的物種與棲息地。

  “從生態調度到與TNC合作推進的黑水河魚類棲息地生態修復項目,再到中華鱘等魚類保護和研究,以及目前正在研究部署的對長江中下游城市水環境綜合治理等,我們都能看到三峽集團在長江修復和保護工作中的重要貢獻。三峽集團始終都在踐行生態環保理念,所承擔的職責體現了我們國家對于長江大保護的決心。因此我們也非常期待能夠和三峽集團一起將長江大保護的優秀經驗和中國水電一起‘走出去’,推動全世界河流生態保護的工作。”汪盧弘說道。

  不言而喻,長江大保護是一個非常廣泛的問題。它可以體現到公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城市垃圾分類、污水收集處理,農業采用生態友好型的種植方式、企業污染排放的控制,都與長江大保護息息相關。

  “市民將垃圾分類投放、農民減少化肥使用,企業減少污水排放,學校開展活動讓學生了解長江以及生態環境發生的變化,這些都是為了讓民眾在各自的領域中發揮各自的力量來保護長江。”汪盧弘說,談論長江環境問題,不僅僅是指長江干流上的問題,還包含兩岸城市、農村以及工業的可持續發展等問題,如果將倡導和踐行綠色發展的理念廣泛融入大眾的生活,對推動長江大保護工作將會是巨大的幫助。

  系統性梳理問題,提升生態環境韌性

  長江大保護工作要從生態系統整體性和長江流域系統性出發。

  “環境恢復和工程建設有很大的不同。生態恢復是一個復雜的系統工程,解決環境問題需要不斷嘗試、調整和監測,根據數據的反饋再進行調整。因此生態恢復是一個適應性調整和發展的過程。”汪盧弘說。

  圍繞未來長江大保護工作,汪盧弘認為可以加強兩個方面工作: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個生命共同體,制定修復與保護方案需要站在流域的尺度上開展規劃,系統識別流域內環境問題的主要來源及相應位置,科學設計保護與修復措施,提升不同生態要素之間的連通狀況。

  讓自然做功,充分開發和使用基于自然的解決方案(Nature Based Solution, NBS)。長江大保護工作推進過程中,采用生態措施與工程措施相結合的方式系統解決環境問題,提升生態環境韌性,讓大自然利用自己的生態循環和修復能力幫助我們實現生態保護目標。

  去年10月,三峽集團與TNC簽署了合作備忘錄,在此之前,雙方已經在大壩的生態流設計、黑水河生態修復等具體項目上扎實合作了十余年。“作為全球最大的水電開發運營企業,三峽集團不僅在中國,更在全球的清潔能源發展中取得了重大成就。TNC愿意和三峽集團分享國際優秀的生態環保經驗,共同探索更具可持續性的工程建設模式。”汪盧弘說。

  (徐瑤)

 

  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EPC和戰略大客戶總經理趙霖

  現代企業應始終保持環保意識

  在2019年長江三峽中華鱘放流活動開展之際,記者采訪了美國通用電氣公司(GE)EPC和戰略大客戶總經理趙霖,請他談一談對中華鱘放流活動和三峽集團長江大保護工作的看法與建議。

  記者: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而中華鱘是長江里的旗艦物種。您認為保護中華鱘對于長江生態保護和修復有何作用和意義?

  趙霖:中華鱘距今有一億四千萬年歷史,是水中“活化石”,見證著中華民族在長江母親河邊日益繁榮昌盛。中華鱘生存環境的改善和數量的增加,無疑對長江生態保護和修復是最好的佐證和認可。

  我現場參加了前年的中華鱘放流活動,參觀了中華鱘研究所和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親眼目睹并感受到了三峽集團是如何致力于中華鱘以及其他長江沿岸珍稀動植物保護的。一個企業能夠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財力,設立專門的研究所,配置優秀的專業人才,建立廣泛的專業交流與社會宣貫體系,來促成稀有物種的保護,是很少見的。這對長江生態修復和保護工作有著很重要的示范和借鑒意義。

  經過三峽集團這些年的實踐與努力,中華鱘的保護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這個過程中所采取的工作方法和流程,形成的科技成果和經驗,對長江流域其他物種的保護提供了參考,也為下一步長江大保護工作的全面開展打下一個扎實的基礎。

  記者:除放流之外,您認為還有哪些措施可以讓更多民眾了解保護長江、保護珍稀物種的意義,動員社會公眾參與到長江生態環境保護中?

  趙霖:讓更多的民眾認識到保護長江生態環境的重要性并參與其中,不僅僅是三峽集團的責任,也是長江沿線政府、企業以及每一個老百姓的責任。

  首先,要提高受眾覆蓋面。長江大保護最終應該是全民行動,只有人人參與才能夠確保長江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的可持續性。比如,可以在長江沿岸相關城市舉行以長江大保護為主題的馬拉松比賽,來提高全民參與的意識和熱情。

  其次,提高保護物種的覆蓋面。基于三峽集團已有的中華鱘研究所和長江珍稀植物研究所,可以把長江沿岸的珍稀動植物集中在一起,建立長江珍稀動植物研究所和主題公園,形成長江珍稀動植物保護修復體系,用喜聞樂見的方式讓老百姓接受認可,從而更好、更主動地參與到大保護工作中。比如,設計相關衍生品,包括中華鱘玩偶、植物標本等,甚至形成大IP,把企業的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更好地結合在一起。

  此外,可以采取更加注重互動的參與方式。以放流為例,有一部分放流的中華鱘植入了聲吶標記,實現了追蹤和監測。可以讓參與放流的民眾“認領”中華鱘,通過追蹤編碼,在網上查詢自己“認領”的中華鱘的位置和狀況。以此確保中華鱘放流活動不是一次性的行為,而是能夠形成長期的持續關注。

  記者:三峽集團正在共抓長江大保護工作中承擔骨干主力作用。您如何看待目前三峽集團的長江生態修復工作?您認為三峽集團還可以在哪些方面發力,來推進長江大保護工作?

  趙霖:對每一個水電建設的參與者而言,從水電工程設計、建設到運行管理的全過程,堅持生態環境保護和修復意識是重中之重。在與三峽集團的合作過程中,我們明顯感受到三峽集團有著很強的環保意識,也采取了很多實際行動,形成了一定的規模和效益,在長江生態環境修復與保護方面是走在眾多企業前列的。

  三峽集團在共抓長江大保護工作中發揮骨干主力作用,就需要更多地和長江沿線相關政府機構、企業接觸與合作,共同搭建起一個生態圈,形成全面推動、充分互動的局面。同時,關于長江大保護的宣貫和主題活動的設計安排也可以更加生動、更加多樣化,呼吁更多的企業和老百姓參與到長江大保護工作中來。

  記者:GE作為全球領先的設備制造企業,在生態環境保護方面有哪些做法值得三峽集團借鑒?

  趙霖:作為全球領先的設備制造商,環境、健康和安全是GE的立足之本。環保是GE核心價值觀的組成部分,也是GE每一個商業行為的基礎。即使提高環保要求會帶來成本增長的壓力,GE在設備設計與制造過程中,也始終把環保放在首要位置。例如,GE在生產水輪發動機葉片時,會根據不同大壩所處水文環境作出相應的設計。此外,GE還積極參與合作伙伴開展的生態環境保護工作。在與三峽集團進行商業合作的同時,也愿意積極參與到三峽集團的長江大保護工作中去。

  (黃先懿)

發布日期:2019年04月17日

下五子棋的技巧视频